三亚学院校长陆丹谈自贸港建设:需要一跃而起的本土力量-三亚学院

<关键词1>


三亚学院校长陆丹谈自贸港建设:需要一跃而起的本土力量

2020/6/5 15:44:04


编者按:


近日,随着《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》的出台,让海南成为了社会的话题中心和热议焦点。海南从经济特区到自由贸易试验区,再到自由贸易港,彰显出中国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的信心和决心。


对于海南来说,自贸港建设是难得的发展之机。陆丹教授认为,作为三亚学院校长,响应政策、用好环境机遇,是我们三亚学院的一贯作风,我们有信心也有能力趁势而为,扬帆远航。同时,作为一名社会学者,他也对如何接好政策,用好政策提出了更多的思考。在《新浪财经》的采访中,他以一颗热爱海南的拳拳之心,提出了要看到问题、解决问题,鼓励本土力量一跃而起,把握好千载难逢的政策窗口期。

  

QQ截图20200605155344副本.jpg


慢慢地接住,机会就到别人那里了,懒懒地接住就更没戏,海南需要的是一跃而起的本土力量。鼓励海南创新,不是说什么都给你,不是照搬就行,是需要创新的。如果海南不如人家思想解放,或者跟人家一样解放,都接不到接不好这个政策,也不能进一步创新。利用好从天而降的政策,自己创造更好的平台、更好的机制,进行更广泛的全球合作。境外大学来海南独立办学是“海南省教育版的WTO”。国家给海南政策窗口,但海南如何搭建起创新岛,需要进行“次级资源整合”。


《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》落定,海南正式进入了自由贸易港时代。多位知名学者和企业家都发表了自己的分析判断,但真正的海南本土人士如何看待这个方案?他们对自贸港寄予什么样的希望,又有什么样的建议呢?

  

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方案出台以后,海南各界的反响普遍持欢迎的态度,觉得好政策来临了,但不同人群还是有不同的反应,有区别。三亚学院校长陆丹虽然不是在海南出生,但他在海南办学多年,接触到很多学者、官员和工商界人士,还参与过精准扶贫,熟悉海南农民,再加上对海南乡土社会的国家课题研究,他的视角更加深入和客观。 

  

三种反应

  

对于方案出台后海南各界的反应,陆丹把他们分为三类。

  

年轻人会更乐观。在校大学生普遍欢欣鼓舞,准备施展一番,这对大学的办学是个利好点。陆丹表示,不管是本土长大的,还是外地移民来的,年轻人决心比较大,但资源比较少,不知道如何出手才是机会,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。

  

对于在海南的外地人,刚刚入岛或准备入岛的人,他认为,这些人掌握更多的资源,对海南政策普遍寄予厚望,目前在等待具体细则落地,有的人也在考虑是不是要把公司搬过来,是不是要有一些调整。

  

还有一批海南本土各界资深人群,可能相对比较谨慎。从建省,到大特区,到房地产泡沫,到国际旅游岛,到自贸港,经历了几次政策落地。他表示,这些人最年富力强的时代、大部分的职场成败得失,都与海南的政策是什么和怎么落地休戚相关。他们长期在海南工作,眼看着比较邻近的广东,后来的浙江、上海以及其他地区发展步伐更快,成效更显著,总觉得海南比较慢,觉得海南纵向比有进步,横向比比不出什么优势来。

  

政策是好的,方向是明的,但是在海南本土怎么办?他认为,有些人还是审慎乐观的态度。

  

对于海南的企业界,陆丹表示,企业界认为最鼓舞人心的就是税制15%此前有传言税率还可能更低,但15%也不错了,他们觉得挺好的,但同时也感到压力,因为海南本土的优质、富有竞争力的企业并不多,在岛内螺蛳壳里做道场,更多岛外企业来了,压力就大。

  

他也坦言,当然也可能有人在想怎么帮同行注册企业,得到一些额外的资源,这些人只是看到蝇头小利,没有看到企业自己内生发展,这样的小企业或者想创业的人还是有。 

  

一跃而起地接住

  

陆丹认为,不能离开海南的发展历史谈未来。他总结,海南省建成以来的历史大概经历了三个过程,可以用三个词来比喻。

  

第一,蜂拥而至。开发区阶段和国际旅游岛阶段,都是好政策来了以后的蜂拥而至。他总结,建省的蜂拥而至是10万人才下海南,大家没赶上广东的风口,就想踏上海南这个浪,大多数都是想来白手起家的人。后面国际旅游岛时期,大部分是来拿地和买房的,真正产业落地不多,即便落地了,也没起到明显的作用。

  

第二,翘首以盼。是国际旅游岛和自贸区(港)这个过程当中的几年,陆丹回忆,当时海南可以用一个词来回答,叫翘首以盼。先盼国际旅游岛有什么好政策,后盼自贸区(港)有什么好政策,这个过程基本上是个等待大发展的过程。

  

他认为,当年的广东和深圳大发展,是有一定的历史和现实资源条件的,当时大陆人心思发展,可是苦于各种政策限制、文化羁绊,放不开手不敢干,但劳动力足够,奇思妙想也不少。大部分地区政策没放开,广东深圳旁边就是发达的资本主义区域经济体香港,这两个一嫁接,广东和深圳就有了几何级数的增长。”“而海南不在这个时间点,也不在这个区位点,所以我们只是翘首以盼。

  

第三,从天而降与一跃而起,也就是海南目前的历史阶段。好政策终于盼来了,陆丹用了从天而降4个字,他认为,政策干货不少,可是能不能接得住?能不能一跃而起?

  

我用了一个词叫一跃而起地接住,他说,慢慢地接住,机会就到别人那里了,懒懒地接住那就更没戏,政策供给者都没有信心了,所以海南需要的是一跃而起的本土力量。

  

可是一跃而起,怎么呢?

  

陆丹坦言,现在中央对海南是该给的政策不该给的政策都给了。他认为,该给的政策是那些顺势而为的,不该给的政策就是比较超前的,是那些给已碰到瓶颈和天花板的地方可能效果会更快更好的政策。现在海南和很多地方比,还没有碰到天花板,离天花板有好大一截,这个时候就叫不该给的政策也给了,也是中央对海南的厚爱。

  

我们能不能一跃而起?我就两句话,第一句话是需要观察地方政府的主体责任担当如何,也需要观察地方市场主体的内生动力如何,最后更要看这两者加起来,岛内外的资源整合状态如何。陆丹表示,现在只有看政策落地以后,政府在执行政策的过程当中能够吸引更多的不管是大的小的、国的民的、内的外的,各种优质的资源在岛内迅速搭起优质的平台,这些平台搭建起来了,才能够吸引蜂拥而至的人才。 


是自己解放,不是等上面给你解放


方案里说了,鼓励海南创新,不是说什么都给你,不是照搬就行了,是需要创新的。陆丹总结了三个

  

第一,思想比别的地方更解放。文件提到了思想解放,陆丹说:如果海南不如人家思想解放,或者跟人家一样解放,都接不到、接不好这个政策,也不能进一步创新,所以只有思想比别的地方更解放,而且是自己解放,不是等上面给你解放。

  

他认为,如果这个思想问题不能解决,就没有创新的可能。海南要有本土担当,在岛外的人是get不到的。只有那些经常到海南来,经常跟方方面面打交道的人,或者到这里做生意的挂职的人,才能够理解这句话的含意

  

第二,创造比别的地方更活跃的市场。他认为,好的政策最终不是政策在行动,而是政策引导刺激市场在行动,没有活跃的市场,创新没有效率,也没有效益,如果两者都没有,创新就没有真正的价值。

  

第三,能够比别的地方更开放。要成功的创新,不是走别人走过的路,不是只向上要资源,也不只是自己一直埋头苦干,而是利用好从天而降的政策,自己创造更好的平台,创造更好的机制,进行更加广泛的全球合作。他说,虽然现在全球合作的时间点不是特别好,但是没关系,机会总是在困难当中才多的。简单说,谁整合资源的决心、眼光、办法、能力越强,谁创新成功的概率越高。 

  

要进行次级资源整合

  

方案中提到了建设海南国际教育创新岛,允许境外理工农医大学及职业院校在海南独立办学。这些政策会带来什么样的挑战和机遇?作为教育界人士,陆丹表现的很淡定。

  

一句话,我理解更多境外大学来海南独立办学,他认为,这是海南省教育版的WTO海南引进的大学一般都是成熟的品牌,优质的资源。如果坐在这里,以我们办学的历史、积累和那些同行去竞争,那就遇到危机了。但如果换个思路,充分理解中央政策背后的原因,解放思想、保持开放、进行资源整合,对我们就是机遇。

  

学生谁不愿意上资源更好品牌更好的大学?但如果能够直面更好的技术、产品品牌挑战背后带来的观念、方法、资源的引进,那才是机遇。他认为,允许境外理工农医大学独资办学,是国家给海南整合资源创新的政策窗口,但海南如何搭建起创新屋、创新楼、创新岛,需要海南各界,尤其是教育界进行一层一层的次级资源整合

  

陆丹说,自己造了一个词叫次级资源整合我们把政策当做最顶级的资源整合,因为开了机会窗口。别的地方干不了的事可以干了但是能不能真正做到,海南教育界要进行一层层的次级资源整合,而不只是一次性完成。本土的政策资源如果用不好,优质源整合不起来的话,即便在做一些创新的事情,也不是我们想看到的效果。

  

资源是有限的,如果别人捷足先登,优质资源就没了。我作为海南人,还是海南人大代表,其实还是蛮着急的。陆丹说,他希望海南的发展能够惠及海南百姓和海南本土的各种力量。


结语:

    

从2004年正式来海南建设三亚学院起,陆丹校长就对这片土地报以了诚挚的热情,三亚学院建校十五年,即将在海南自贸港的政策窗口下迎来更多机遇和更多挑战。这是三亚学院的的未来,也是和每个三亚学院师生息息相关的未来,研究环境、把握自身、用好政策、全力发展,才将无愧于我们的校训精神。




(来源:新浪财经)

(编辑:徐滢)